石漠“绿洲”

作者:时间:[2018-12-11 09:23:09 ] 0

  “当时嫁过来的时候,这个地方饭都没得吃,吃红薯,吃苦荞粑,住茅草房。”彭友芬和老伴儿李必兴并肩坐在木房子门前,院坝里晾晒着刚刚上山采来的药草和猪菜。


  彭友芬今年66岁,她的丈夫李必兴73岁,两人结婚后来到大关村,已整整44年。这里是贵州省麻山腹地,属石漠化严重的喀斯特山区,被认为是“不具备生存条件的区域”。


  “我们这个地方水大,土又很少,土都在山卡卡里,落大雨以后就把泥巴全部冲走了。”大关水源奇缺,耕地破碎,一个现实问题摆在这对年轻夫妻面前:如何将生活维持下去?


  田在山上,山即是田。当时的大关,从山脚到山顶,石头缝里都种满玉米。一个石窝,一捧泥土,一株玉米。


  提起当年的苦日子,彭友芬眉头的皱纹就锁在了一起。“一下雨呀,就把我们种的这些苞谷全部刮倒了。等雨停了,我们自己再把苞谷从泥水中扶起来。很辛苦!”


  “开田!”李必兴夫妇拿定主意,成为村子里第一批劈石造田的人。


  “开田都是用钢筋大锤,一锤一锤地打。”李必兴指着门后墙角处的锤子、斧头、锄头,“我们那时候的工具都还在的,我打够了,她就来接着打。”


  打碎的石块铺在山谷里,层层向上,像大型号的楼梯。石头铺平后,回填上从石缝里抠出来的泥土,就成了连片的集中田。


  “因为当初放炮炸石太多了,他现在这只耳朵都是背的。”彭友芬指了下李必兴的左耳。李必兴没有听清老伴儿的话,却指着自己的左眼说:“劈石飞起的石花打过来,这只眼不见亮了。”


  “我们开田都是非常辛苦的,每年都要做到大年三十夜,都要到下午三四点钟才能回来做饭吃。煮好饭天都黑了!”


  从1984年到1996年,425位大关人劈石造田1200余亩。温饱问题解决了,“只有过春节才能吃一顿米饭”的日子结束了。


  但是,造田前多年的开荒砍树,向山要粮,让本就生态脆弱的大关,石漠区域连片增加。


  “当槽开田,两山栽树。”造田人达成共识,开始拼命地在石头缝里种树。


  “以前没开田的时候,这边山上全部被砍得亮光光的,根本就没有一根木材,没有一片山林。”彭友芬抬手指着眼前的蓊郁荫翳的大山。


  李必兴抢过老伴儿的话茬:“开成田了以后,我们就种田。山坡上的这些地方就搞成退耕还林。所以现在看到的这片山,没开田之前全部种的是苞谷,现在就全部长树了。”


  “即使要烧火,我们也是去捡一些枯枝树丫。”在山林的出入口处,都摆放着“禁止砍伐”“防火第一”的警示牌。多年来,大关村没有人上山砍树,也没有发生过一起山火。


  漫步山林,一棵棵杜仲树兀立在生满青苔的石头上,遮天蔽日。虬根盘错的岩石上长满了岩黄连、铁皮石斛、灵芝等药草。“树多了,环境好了,我们就在下面栽些中草药卖钱。”背起竹篓上山采药已是老两口的日常。


  奇花异草,山林葱郁。从2002年到2018年,大关村灌木林地达到35907亩,森林覆盖率从不足30%增长到70%以上。


  从空中俯瞰大关,在岩石裸露、林木稀疏的石漠山区中,大关村耕田层叠、山林葱郁,像沙漠里隐藏的一块绿洲。


  “开起这个田,大家土地都集中了,光种田都够吃了,就把这些山林全部维持起来了。”彭友芬满脸的皱纹笑成了树的年轮,“儿女说接我们到罗甸县城住,我们不去。这里风景好,空气好。”

——责任编辑:文剑

——信息来源:新华网

网友评论: 已有0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
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。发言最多为200字符。(共可输入200字,还剩200字。)
验证码: